略微咸湿。

【瓶黑】肥皂事件

   “我不捡。”

     黑瞎子手滑掉了肥皂,落在地上的脆响混在哗哗水声里,也像本身一样,让周围的氛围滑腻起来。

      张起灵像没听见似的自顾自洗。

      黑瞎子知道张起灵用冷水,声音落在他耳朵里是干的,不像黑瞎子冒汽的热水,把张起灵冲洗的声音加工得暧昧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黑瞎子从热水里伸出手来,穿过楚河汉界似的空气,戳了他一下。张起灵没关水...

【校园AU】【瓶黑】两篇

私设  两人是同桌

       “黑瞎子你能不能小声点!”前排女生转过头来。
       黑瞎子悻悻地缩了缩脖子,看了眼趴着听他讲话的张起灵。
        那人半睁着眼睛,自己的耳机正在他耳朵里,以极小的声音循环各种杂烩。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也面朝他趴在桌上,伸手去扯耳机戴上:“这哪首啊?”
  ...

【瓶黑】明天见你

明天见你·替代品

       11点的夜里,黑瞎子房里的灯还没灭。明天凌晨坐车去鸿翔生活广场。
       他有些乏了,还是忍着困意整理为数不多的行李。
       他坐在床上,一手伸长向床底摸,拽出一把长刀来。是他托人照着哑巴的打了一把,真的那把还在吴三省里。他摸了摸刀面,忽然神色一变,骂了一句王八蛋,我让他刻的“残疾人协会赠”呢!
      ...

【瓶黑】TOBACCO

        看烟猩红的头要烧到指尖了,黑瞎子又深吸了一口,才像刚发现似的摁灭。
       今晚无星无月,像墓穴里漆黑的水,哪怕在天上,也害怕黑暗中伸出一只枯瘦的手——紧紧地紧紧地将你拖入千百年来平静的寂寞中,你不挣扎,就只能成为迟来的陪葬者,与他们一起等待下一个王八蛋——上天下地。
       “这烟也变了好多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...

【瓶黑】网(恋)瘾

       张起灵得到了一部智能手机。

      “气死我了,一天到晚搞手机都不搞……”一位黑姓热心市民被捂住嘴巴,离开了采访。

       那当事人呢? 我们来采访一下。

       “您好张先生,作为新一位使用智能手机的百岁老人,您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张起灵低头,用手指缓慢的向上滑了一下,说了句:“好用。”

    ...

1 / 12

© 盐水大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