略微咸湿。

搞水😄😄😄

【天上再见】one day——for my lover

阿尔伯特x爱德华

忠犬攻x女王受

    今天是爱德华25岁。

    他提出要出去走走。

    阿尔伯特激动得几乎要落泪。 爱德华自战争以来只在医院和家内,原本不健康的脸更显得苍白和憔悴。爱德华摸摸急着要去准备东西的阿尔伯特的圆脑袋,又摸出自己的画纸,用力写下几个字。阿尔伯特看了一眼,惊讶地抬头望进爱德华含笑的眼睛。

    爱德华要穿女装。

    他们找来露易丝。天哪,阿尔伯特在装扮上的天赋几乎为零。他只能一遍又一遍擦拭自己唯一的最华丽的皮鞋,偶尔抬...

【瓶黑】西装

    两人穿着菜场上买来的西装,站在城郊的厂房门口。

    款式过时几十年了,但两人都挺高,倒是个衣架子,把这衣服衬得稍好看些。

   “你穿这个不错”,黑瞎子扫了一眼张起灵,“像我的马仔。”

    说完自己忍不住“咯咯”笑起来,轻轻倒在他身上。

    张起灵接住他,背向后靠在铁门上,门大响了下。

    今天是阴天,极目阴沉无光,黑瞎子觉得很舒服。

    用脚踢一个破易拉罐,进了对面墙上的狗洞里。...

【史喻】我踢球踢出个蛾子

明明生日快乐妈妈永远爱你还送你爱吃的小恐龙【不是

▶恐龙paro

看设定就知道是我瞎写了

不要深究他们是什么龙,不是霸王龙,霸王龙小手手太蠢萌了……

    史森明土拨鼠尖叫起来,终于接住另一只土拨鼠尖叫的严君泽踢来的龙蛋(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两只那么大的恐龙叫得那么尖),迈开前脚大力抽射。

    这蛋是他们昨天意外捡到的。

    对我们来说完全没有其他用嘛,嘻嘻嘻是的。

    两个虐待小朋友的粗森如是说到。

    严君泽看...

【史喻】我那瓜皮头的初恋【下】

    “喻文波∽喻文波∽”

    晚上七点,史森明吃完晚饭就溜达到喻文波家楼下。

    二楼喻文波的房间透出暖黄灯光。

    喻文波烦躁地推开窗,探出个脑袋:“别他妈喊了,我爸妈在呢!”

    外面好冷,他说话飘着白气。

    冬日空无一人的街道只有灯光穿过树的枝叶落到史森明身上,他穿了件羽绒服,仰脸望着喻文波。

    一副傻样。

    喻文波要关窗的手顿...

1 / 10

© 盐水大哥 | Powered by LOFTER